位置:首页 > 爆料台 >

《快乐男声》输给《嘻哈》和《明日之子》“新瓶装旧酒”终究无法适应互联网时代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9-11-09 05

《快乐男声》无疑是一个经典IP,时隔四年,《快乐男声》联手芒果TV和优酷再战江湖,在广电禁掉《超女》、《快男》后,《快乐男声2017》变身“网络综艺”,同时也做出了不少改变。

走过十年的《快乐男声》,现在对观众的定位是90后95后。《快男》的总导演陈刚在面对媒体的时候还说了自己对今年选手的期待,“我们希望选手能代表95后做有态度的音乐,去影响、引领更多95后年轻族群的追求。”

但即便有众多改变,经典IP不一定就能适应新的环境,《快乐男声》就热度而言难敌《明日之子》和《中国有嘻哈》,其导师和赛制也受到了不少质疑。

选秀节目早就由蓝海进入红海,选秀容易造星难,《快乐男声》很难打破魔咒,毕竟《快乐男声》之前,《超级女声2016》就跌了个跟头,迄今为止大多数人知道总冠军圈9的名字,并不是因为《超级女生》,而是通过《奇葩说》。

《快乐男声》的重点已经不再是“声”了

首先,《快乐男声2017》最大的改变就是去评委化,在晋级赛、总决赛阶段,《快乐男声》设置了三位音乐召唤师:罗志祥、李健、陈粒。虽然节目组有意弱化召唤师的权威性,但召唤师的选择标准却不断被质疑,矛头更是直指陈粒,认为其太“随我”。

其次,节目一改往届赛制,海选取消了专业评委,而将选择的权利给予观众,《快乐男声》更是设置了“挑食少女团”来决定选手去留,可谓相当“不专业”。

十年沉淀,但质疑声还是不断,在全国300进30的选拔中,淘汰了许多优质选手的音乐召唤师罗志祥将PASS卡给了颜值赞爆但唱功一般的选手赵英博,这一举动引发了许多选手的不满,网上也有很多人质疑他的唱功。

有观众吐槽,现在颜值、背景甚至是炒作似乎都能弥补选手们在唱功上的不足,一群唱功好的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刷了下去,而一群看起来只是“玩玩”的选手却这样稀里糊涂地冲进了全国决赛。

很多人认为,《快乐男声》已经不是一档纯粹的音乐性选秀节目了。10年前的《快男》全国赛,直接上演的是不同赛区间在舞台上的对抗;即使是2016年搬上互联网的《超女》,在最初的全国赛也是将重点放在PK、淘汰上。

就连本届快男的音乐召唤师李健都说这本身就是个不公平的比赛,虽然《快乐男声》标榜的是“针对男性的大众歌手选秀大赛”,可它并不像《中国好声音》一样仅仅要求唱功,现在的《快乐男声》,在颜值、人气、台风上的倾斜都很大。

虽然《快乐男声》希望选拔出来是像2005年的李宇春一样,在乐坛、演艺圈、时尚圈都能有一席之地的人物,但十年过去了,《快乐男声》真正捧红的大概只有13年的冠军华晨宇。

热度难敌《明日之子》和《嘻哈》,《快乐男声》还在“新瓶装老酒”

今年夏天,《快乐男声》、《明日之子》和《中国有嘻哈》三档网络综艺迎来正面交锋。但《快乐男声》的人气却大不如《明日之子》和《中国有嘻哈》。在微博话题榜上,《明日之子》讨论数量1861万,《中国有嘻哈》996.6万,而《快乐男声》仅有488.6万。

而百度风云榜上的搜索指数也显示,《明日之子》位居第二、《中国有嘻哈》位居第九,而《快乐男声》则是在四十名开外,而且整体呈下降趋势。

《快男》主打随性,《嘻哈》主打个性,《明日之子》主打真实(直播)和九大厂牌,但和《快乐男声》不同的是,《明日之子》和《嘻哈》都是一档全新的节目,而《快乐男声》不用多说,还是多年前的选秀节目。

尽管《快乐男声》在积极尝试塑造更符合年轻人审美取向的节目类型,也找来了李健、罗志祥和陈粒代表了三种风格迥异的音乐人担任召唤师,虽然他们都有自己固定的受众群,但他们是否有足够的号召力来影响这档节目的热度?

对比一下《明日之子》的星推官:“流量花旦”杨幂、“新晋网红”薛之谦、“快男招牌”华晨宇,以及《中国有嘻哈》的导师“Freestyle”吴亦凡、因《我们相爱吧》每天上微博热搜的潘玮柏、张震岳,《快乐男声》的召唤师的召唤力显然是不足的。

最有资历的李健和陈粒的粉丝群无疑小众,而罗志祥现在最引人注目的是艺能,而不是音乐,争议和爆点完全不敌其他两个节目,而同为流量小生,《快乐男声》请来了黄子韬作为代言人,但黄子韬并未参与节目录制,这自然就和有吴亦凡担任固定嘉宾的《中国有嘻哈》没法比。

对比《明日之子》,作为“选秀教母”龙丹妮离开天娱传媒成立哇唧唧哇娱乐后制作的第一档节目,聚集了曾操作过《超级女声》、《快乐男声》、《燃烧吧少年》的马昊团队、腾讯视频实力制作团队企鹅影视、微博和东方娱乐等顶尖团队,又有腾讯和微博联手造势,显然比《快男》有不少优势。

《明日之子》没有设置传统地面唱区,而设立了各有特色的三大赛道:盛世美颜、盛世独秀和盛世魔音,由每条赛道上的星推官来推选出本赛道的佼佼者。在《明日之子》里,音乐不是唯一的选拔标准,过硬的颜值、才艺都有可能将选手送到终极战。

虽然制作人同为电视湘军出身,但相对于《明日之子》的节目设定,《快乐男声》的设定就很难让人共鸣。事实上,《快男》实质上的选拔原则也不是“唯音乐论”,颜值才艺都在考虑范畴,比如《快男》的很多晋级歌手都遭到了“歌唱功力”不行的吐槽,但其祭出的大旗却是“音乐选秀”,这也招致了一部分观众的反感。

与《中国有嘻哈》相比,《快乐男声》只能是一档“老旧的选秀节目”,不管吴亦凡的“freestyle”是否是噱头,其确实带火了这个聚焦小众Hiphop领域的节目,《中国有嘻哈》做的内容是普罗大众的盲区,新鲜感和好奇心会驱使受众关注这档节目。

相比《明日之子》涉猎二次元,《嘻哈》聚焦地下音乐,《快男》的优势貌似并不突出,传统音乐选秀市场已经饱和,观众需要新鲜的玩法和刺激,但《快男》的定位还是打造小鲜肉,没有打破传统。

最开始的《超女》、《快男》在音乐选秀节目中是掀起过狂热的浪潮,带动了中国选秀节目的发展,也成了一代人的回忆,但当选秀节目日益增多,在互联网模式下,下一个撬动观众的点已经不再是卖人设、卖颜值、炒噱头了,谁能以巧妙的角度切入观众的兴趣点,谁就赢了。

网综只是改变了一档节目的传播渠道,其本质并未发生变化,一档节目要取胜,决不能只啃老本。如果只是配合时代表演,花式加持互联网元素,但却缺少真正的自制力、创新力,就算利用了互联网的优势,也很难续写精彩。

从电视台转战互联网,《快乐男声》该改变造星思维了

回到2004年,湖南卫视推出的《超级女声》打造了奇迹,“想唱就唱”的旋律响彻全国造就选秀热潮,李宇春、周笔畅、张靓颖等歌手通过平民选秀走进大众视野,电视台、传统媒体看到了选秀节目的巨大能量。

当唱片时代过去,唱片公司的实体唱片收入不断下降,导致没有充足的资金培养孵化新人,唱片公司的主导地位也在缺失,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失去了造星能力,随之而来的就是选秀时代,挖掘行业新人的任务就落到了音乐选秀的身上。

转瞬十几年一过,今年真人秀节目已经由蓝海变成了红海,《超级女声》、《快乐男声》每年不断地推出新人,但造星能力缺乏已经成了常态。音乐市场需要新鲜的活力和创造力,“新瓶装老酒”无疑是在消耗观众的审美。

《超级女声》和《快乐男声》的选秀办了十几年,红了的也就那么几个,更悲剧的是,节目在比赛期间捧红了很多选手,并为其签约了公司,但很多人后续发展并不理想,甚至有些人没多久就成了“昨日黄花”。去年《超级女声》的总冠军圈9几乎没人知道,很多人都是通过《奇葩说》才知道她。

今年,《明日之子》中,毛不易凭借着《消愁》和《像我这样的人》迅速走红,不仅在各大音源排行榜上都位居前列,也提升了《明日之子》的收视率。《中国有嘻哈》也将地下嘻哈音乐人推到台前,嘻哈侠欧阳靖被更多人熟知,其和TT一起给支付宝拍了广告《无束缚》,而孙八一助力《十万个冷笑话2》,为其演唱了电影主题曲。

而同样作为作为音乐选秀类节目的《快乐男声》却黯然无声,还在消费参赛选手的颜值,舍本逐末,最后留下的都是同质化的“小鲜肉”,而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,也没有表现出被市场看好的商业价值。

《快乐男声》转战网综,押宝的是“互联网优势”,很多人也在等着这个曾经在电视端缔造过神话的品类再次爆发,“谁也没有办法预测未来全网民的偶像到底是谁,这个答案可能只能交给互联网的产品和技术,以及用户共创来产生,”腾讯视频综艺业务部总经理马延琨曾这样说道。

坦白说,在互联网逻辑下做选秀节目,凭借颜值和人设可以为选手带来千万粉丝的关注,轻松被全民知晓。但如何选出具备偶像气质和偶像特色的人造星,才是最重要的。

当然,像《快乐男声》这种将颜值看得太重的并非要全盘否定,但若没有过硬的实力和作品支撑,始终是镜花水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