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春晚 >

《破冰行动》原班人马希望再拍新作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9-06-03 14


任达华


任达华和吴刚合作默契。




从上到下,赵嘉良和儿子李飞从误会到相认、共同御敌成为这部剧最感人的情节。


王劲松


林耀东枪指三房林宗辉。


剧终,林耀东被绳之以法。


黄景瑜


目睹好友宋杨惨死成了李飞的心结。


李飞故意和蔡永强作对。

  作为最近唯一的爆款剧,缉毒剧《破冰行动》5月30日在爱奇艺收官。赵嘉良不应该死、陈柯戏份不该这么重、李飞太冲动、林宗辉、水伯、林灿角色塑造成功等,成为网友热议的话题。新京报记者专访赵嘉良饰演者任达华、林耀东饰演者王劲松、李飞饰演者黄景瑜。他们揭秘了自己塑造角色的故事。

  任达华

  赵嘉良的死不是煽情是必须的

  《破冰行动》收官之时,任达华饰演的赵嘉良惨死登上微博热搜。对因角色再次大火,任达华不断“感谢”,他把赵嘉良的成功塑造归功于全剧组的功劳,说这次“破冰旅程”就像回家吃饭一样的享受愉快,“这部戏里我们没有演技,就是把生活呈现出来。唯一的遗憾就是我国语不太好,台词夹杂港普。”

  演赵嘉良累得很开心

  赵嘉良是李维民的线人,警方卧底,李飞的生父李建中。任达华说,“以前我的戏角色正反比较分明,而赵嘉良太复杂了,他深藏不露、捉摸不透,在戏里面对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很复杂,每一分、每一秒都充满惊讶微妙,对李飞、李维民、林耀东都有完全不一样的深厚感情,有些分裂戏份演得很累,但是累得很开心。”

  任达华感叹好久没有遇到这么好的剧组了,集结了天时地利人和,拍戏时很过瘾,“最重要的是剧的主题很好,我常常说一个好剧本要有情有爱,还要有社会价值观,这部戏传递了很多正能量,向无名缉毒英雄致敬,也教化世人不要沾毒品。”

  和李飞不能相认戏份拍后哭了很久

  不少观众认为赵嘉良是个悲情父亲,他和儿子相遇不能相认的很多戏份都极度催泪,在最后都不能听到儿子叫一声爸爸。

  对于赵嘉良这个人物的“悲情设定”,任达华有着不同的看法,他认为赵嘉良的牺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必须的,“以我的角度来说他的牺牲,是因为他有社会价值观在里面,教很多人不能碰毒品的价值观在里面,因为是个电视剧,就像电影一样,有人牺牲才能把观众情绪调动起来,我们的戏不是喜剧片,是正能量的东西,虽然牺牲是痛苦的,但他精神常在,就像我们要向很多无名英雄、缉毒警察无声致敬,他们为社会贡献、牺牲了太多。”

  赵嘉良与儿子李飞在酒店相遇却不能相认,任达华只用了眼神和表情就将那种从惊讶到和蔼,再到失落的表情表达得淋漓尽致。演完戏他哭了好一会儿,“拍摄过程中我老哭,生活中我能想象那种父子情深。”正在记者脑补华哥为戏掉泪的画面时,他又调皮补了句,“还好这个戏里有吴刚,才能让我找到一些活泼童真的感情。”

  【任达华揭秘“破冰”三个秘密】

  1 以“介绍南方美食”为己任

  《破冰行动》主要拍摄地在南方,任达华有不少戏份都是在香港、中山取景,他把“介绍南方美食”的责任担在身上,经常给内地演员买牛丸和鱼蛋,时不时还有凉茶,他笑着说,“这个戏毕竟发生在南方,我们这里很潮湿,喝点凉茶解暑清火,而且戏里也需要在细节上体现城市背景。再加上戏里北方人比较多,我看到很多北方演员每天吃馒头实在操碎了心(笑),在香港拍很多(戏),我也必须把香港的美食介绍出来。”被问到片场谁最能吃,任达华笑着说:“最能吃的是我,但这也是很痛苦的,因为吃多了会胖,我必须要做很多运动才能减肥。”

  2 码头抢衣服的戏全是即兴

  剧中的李维民和赵嘉良被观众称为“良民”CP,任达华对搭档很佩服,“吴刚演话剧出身,演戏太有一套了,他对角色一分一毫的琢磨都非常到位。”有一场码头抢衣服戏两人表现特别自然,任达华说这场完全是即兴发挥,“本来是坐下来聊天的,但我们感情那么多年,应该动感一点点,所以我们就开始抢衣服。”

  3 希望《破冰》原班人马再合作

  新京报记者问任达华,片场吃吃喝喝,角色紧张压抑,难道不会分裂吗?任达华笑着说,“我完全不觉得不在一个频道,因为我是双鱼座,所以充满幻想,拍电影、电视剧都不觉得累,因为这些影视作品最重要的是团队工作,我真的要致敬场务、道具、灯光,幕后人员最辛苦,下雨他们都淋雨,我们的位置都是有盖的,所以他们才是最伟大的。”

  问他结束以后最想做什么?他把剧里每个演员的名字都念了一遍说,“我希望这一组组nice CP再拍一部别的戏就好了,例如电影,虽然还没有这样的消息,但我希望以后能尽快谈。”

  ■ 关键问答

  新京报:有哪段戏想重新处理?

  任达华:完全没有!

  新京报:想和其他演员对调角色吗?

  任达华:不想,因为他们都演得太好了。赵嘉良这个角色很丰富、立体,我平常也很正能量的,以前也穷过,我和这个角色虽然没有相似经历,但社会价值观在那儿,很清楚毒品对社会的危害,就抱着这个精神去演这个戏。

  新京报:如果用一种动物或是植物形容这个角色,你选什么?

  任达华:树根。它能吸收营养,但同时也在反馈,它藏在地下,捉摸不透,但能让花叶开得更灿烂。

  新京报:这个角色和你最接近、最疏离的是什么?

  任达华:接近就是正能量,很不像的地方就是他对儿子的爱还不够,我很爱孩子。

  王劲松

  有场被删的戏让我很矛盾

  在《破冰行动》大结局中,林耀东制毒贩毒的证据被马云波交给了李飞,这位曾经只手遮天的塔寨主任,最终接受了法律的审判。

  《破冰行动》改编自真实案件,林耀东是以东山市塔寨村蔡东家为原型,由于当时蔡东家在羁押状态,王劲松只能通过向缉毒警了解这个人的真实模样,但他始终很难相信,一个村干部究竟如何铺陈出如此惊天动地的制毒网。

  林耀东也有畏惧,怕被宗族抛弃

  王劲松在拍摄前找到大量当年的纪录片、新闻报道、纪实文学,“我迫切地想知道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”在王劲松看来,林耀东不是一个金钱至上的普通农民,他拥有的所谓“信仰”,让他区别于脸谱化的“毒枭”,“他要完成自我成就的工程。他希望在宗族里不朽,并掌控所有人。他贪婪的并不是金钱,而是权力和欲望。”王劲松认为,林耀东的内心也有畏惧,他畏惧于被宗族抛弃。王劲松以“动物世界”的竞争做比喻,群居动物的头领一旦被逐出群落,对其而言就等于死亡。

  扇水伯耳光,“是王劲松在打”

  对成熟演员而言,诠释恶人并不难,但徘徊在善与恶之间,如何完成自我内心的救赎和解脱,王劲松也并未寻找到正确方式。拍摄《破冰行动》期间,王劲松经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,孤独而不知如何自处。

  他拷问自己,角色表现出的所有“恶”,究竟是王劲松潜意识里存在的,还是纯粹的表演手段。其中有一场被删掉的戏份,林耀东偶遇正在捡垃圾的林水伯。面对这位他最尊敬的老师,林耀东面无表情地问,“你住在哪”。林水伯随口扯谎说,“自己住在妹妹家,过得很好。”林耀东抬手就是一记冰冷的耳光,直勾勾地盯着害怕得浑身颤抖的林水伯。这是王劲松现场设计的,那一巴掌下去,没有一丝犹豫。在王劲松看来,林耀东能敏锐捕捉到所有信息,他绝不允许任何人欺骗他。“但打完他很长时间之后,看到他我心里都非常难受。我请他到我的房间来,泡茶给他喝。”王劲松坦言,虽然他和饰演水伯的演员钱波都深知,这一巴掌会成就他们的角色,但确实那一刻,是王劲松打了钱波,“我们现实生活中要做一个善人,但我们需要演一个恶人。随着年龄增大,我越来越不愿意触碰这一块。但因为角色原因,你又不得不触碰。这是演员无法避免的自我矛盾。”

  王劲松说,“我绝不重复我自己演过的角色,尤其是大家认可的,即便类似,我也会赋予他另外一种个性。”

  黄景瑜

  李飞冲动固执才能撕开塔寨

  《破冰行动》热播,黄景瑜在其中饰演一名缉毒一线干警李飞。

  黄景瑜最初拿到剧本,就忍不住连看了好几遍,“看第一遍的时候好多地方都没有看懂。”这部戏有很丰富的人物线,黄景瑜非常喜欢缉毒的这个题材。“现在看来李飞是个非常有争议的人物。”黄景瑜认为,李飞的成长环境决定了他的性格。“他很像一头豹子,他嫉恶如仇,非常的勇敢,执拗,脾气火爆,很容易起急,让他抓住一点,就要查到底。”李飞执拗、一门心思往前冲的劲头儿一直在带动剧情往下发展,作为一颗不听话的棋子,有时候在观众看来,确实会招人烦,但这些都是李飞这个人物的角色需要,这也是黄景瑜认为,需要赋予角色的真实。

  学了多年的巴西柔术终于派上用场

  宋杨被毒贩设计前往南井村北山养鸡场,李飞赶到后与几名毒贩发生激烈的打斗和枪战,最后目睹宋杨被毒贩打死。这场戏,是黄景瑜至今都印象非常深刻的一场戏。在拍这场戏前,黄景瑜心里没底,“这么大情绪的戏,自己最好的兄弟,在自己面前死了,之前也没有过这种情感上的体验。”

  恰好拍这场戏的那几天,天气格外的热,“天特别热。我们一直拍、一直拍,耗到最后,已经是站着都有一些晕的感觉,终于拍到宋杨死了,他躺在那儿,我当时的感觉就是他真的死了,我就哭啊哭啊,也没注意到眼泪啊鼻涕啊,还有血啊,混在一起,其实后来看是有点恶心。我去监视器看回放,导演也在哭,跟我说:‘好’。”

  此外,这部戏里黄景瑜有大量打斗的场面,这场戏中也有跟好几名毒贩肉搏的场景,“我拳脚功夫不是很好,导演就问我有没有一些特殊的技能,我学巴西柔术学了很多年,用这个技术我可以一打好几个。”最后,导演就觉得让黄景瑜用柔术来拍,“拍出来看画面还不错,而且这个技术之前很少出现在影视作品里,我能把它用上还挺开心的。”

  真正的缉毒警很低调

  对于塑造李飞这个角色,黄景瑜觉得最让他怵头的就是李飞的身世背景,很难在生活中寻找原型,“这导致角色的很多反应、细节塑造没有办法从身边或者之前的经历去提取。他的身世和所面对的极端事件,我找不到什么类似的情感依托。因此,怎么样让自己像一个缉毒警察,而不是一个平常的青年挺难的。”

  黄景瑜说,“开机前,还有拍摄的过程中,我们有跟真正的缉毒警察了解情况,进行交流,听他们讲怎么抓捕,有哪些技巧,还有侦查手段。我只能模仿他们那种状态,包括抓到毒贩之后那种激情,执行任务的那种冲劲儿。”黄景瑜最大的感触就是:“真实的缉毒警察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,他们执行任务时要尽量降低自己的受关注度,因此他们在人群中辨识度很低。”

  黄景瑜说自己每天都会追剧,为此他还买了视频网站的会员,看到20多集的时候,他发现有人开始说李飞,对这个角色有一些争议,不过他觉得“冲动”本身就是角色的功能需要,“因为只有这样冲动的、固执的、追求正义的角色才能撕开塔寨,而且李飞本来就是性格上有缺陷的人。他在没人理解的情况下,所处的又是一种非常极端的环境。”

  当记者问到黄景瑜觉得自己和李飞最接近的地方是什么,他无愧梗王称号地说:“最接近的,长得一样。”而说到最大的不同,黄景瑜一改轻松和玩笑说:“我们处在完全不一样的生存环境。还有,李飞面对的虽然咱们看不到,但却是一线缉毒警要经常面对的。我们能做的就是一定要远离毒品。”

  吴刚细节处理让自己敬佩

  因为剧情的原因,黄景瑜和吴刚对手戏非常多,吴刚在表演上对剧情细节的处理让黄景瑜称赞不已。“我们这个剧真的是有很多非常非常优秀的前辈。我是跟吴刚老师对手戏份更多。有一场很小的戏我印象非常深刻,李飞去找民叔换衣服,直接拉开车门。吴刚老师饰演的李维民对外是很严肃,很智慧的局长。但是那个时候他对李飞更多是顽皮的一面,他有一个很小的处理,就是闻了闻那个衣服,让两个人的关系一下子就近起来。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。”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张赫 张坤玉